七匹狼控股入股深創投,老牌服裝企業靠押注投資“出圈”?

2020年1月1日,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變更顯示,新增了股東七匹狼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七匹狼控股”),在原有股東中,福建七匹狼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七匹狼集團”)也依舊在列,據此,七匹狼通過旗下子公司再次加深與深創投的合作。

2020年1月3日,七匹狼集團旗下創投公司啟誠資本投資了福建體育營銷服務提供商央體體育,天眼查信息顯示,廈門市啟誠合仁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認繳100萬人民幣,持股8.50%。

七匹狼集團的創投業務早已開始布局,公司與深創投早在2010年已開始合作。據公司官網介紹,2010年2月公司投資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有限公司。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2011年6月七匹狼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出資2500萬元人民幣入股深圳市紅土生物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深創投),持股10%,2012年3月,繼續投資5568萬人民幣入股廣東紅土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為5.57%,2014年12月,七匹狼控股再次投資3000萬人民幣入股深圳市羅湖紅土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持有8.33%股份。

七匹狼集團成立于1990年,自2000年推出格子茄克之后在此后16年在中國茄克市場市場占有率第一,2004年七匹狼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作為中國服裝業首家公司上市,目前整個集團旗下有三大業務,公眾最為熟知的是以服裝為主業的上市公司七匹狼實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七匹狼實業”),從事股權投資的七匹狼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房地產公司恒禾置地(廈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恒禾置地”)。

七匹狼控股成立于2000年,主要從事創業投資和股權投資,旗下有七匹狼創投、七匹狼節能環?;鸷蛦⒄\資本三個自有平臺,同時還有匯鑫小貸(01577.HK)和百應融資租賃(08525.HK)兩家金融牌照業務公司,兩家公司分別于2016年9月和2018年7月在香港主板和香港聯交所創業板上市。

七匹狼創投成立于2009年7月,節能環?;鸪闪⒂?014年8月,啟誠資本2015年成立,據七匹狼官網介紹,迄今投資了寧德時代、商湯科技、柔宇科技、Wifi萬能鑰匙、陽光保險等企業。

5年投了43家公司,公開實現退出2家

據烯牛數據顯示,從2015年到2019年,七匹狼控股旗下七匹狼創投共投資了23家公司,2015年、2016年和2018年這三年投資較多,分別投資了6家、5家和8家,在整個23家被投公司中,處于初創期的公司占比較多,在這五年的投資中,最為成功的是寧德時代(300750.SZ)。

公司先后在2015年和2016年都投資了寧德時代,后者是新能源動力電池行業的龍頭企業,于2018年6月在創業板上市,并以54.62億元的募資額刷新當時創業板IPO最高記錄,七匹狼在其A輪開始投資了寧德時代,上市發行后持股比例為0.16%,當時寧德時代上市估值為1680億,據報道,此筆投資浮盈數億。

七匹狼創投投資項目 數據來源:烯牛數據,財經涂鴉

七匹狼創投早在2006年便已經開始投資布局,到2013年,公司先后投資了晉江經濟報、國密董酒、龍煤集團、陽光保險、萬里石、訊網網絡、?;圻_,其中萬里石(002785.SZ)在2015年12月在深交所上市,其為中國石材行業最大的民營企業之一。

據烯牛數據顯示,在七匹狼創投投資的這23家公司中,只有寧德時代和萬里石成功實現退出,并取得不錯的投資收益。

啟誠資本創始人是七匹狼集團董事長周永偉之子周士淵,該基金對外稱主要關注消費和產業升級。自2015年成立,迄今投資了20家公司。公司在2016年和2017年先后投資了8家和6家公司,此后投資頻率減緩。啟誠資本投資的項目較七匹狼創投更偏早期,除了金斧子是D輪,其他多為A輪或者天使輪融資。在這其中,柔宇科技成為其明星投資案例。

啟誠資本投資項目 數據來源:烯牛數據,財經涂鴉

除了投資之外,七匹狼控股還有兩家金融公司匯鑫小貸和百應租賃融資兩家金融牌照業務公司,且兩家公司均在港股上市。

匯鑫小貸提供循環貸款和定期貸款兩種產品,是主要以信用為基礎的短期貸款,也提供較少的附擔保物貸款。2016年9月公司在港交所上市,匯鑫小貸持有小貸牌照,但其經營范圍只包括在鯉城區、洛江區、晉江市、南安市內辦理各項貸款等,且其小額貸款公司的融資占資本凈額比例一般不得高于50%,最高不能高過100%。

在限定經營區域和放貸杠桿比例情況下,匯鑫小貸的盈利空間也相對有限,營業收入穩定在1億多,且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只有2013年、2015年和2018年才為正,其余年份皆為負數。而資產回報率2013年有13%,在2016年逐漸降到10%以下。

百應租賃主要是為中小型企業和個人企業提供設備融資方案,具有融資租賃和應收賬款商業保理及其相關業務的資質。于2018年7月在港交所掛牌上市,2018年其營收為8040萬,基本每股收益為0.099,平均凈資產收益率為10.23%,而據其2019年二季度財報顯示,其二季度每股收益為0.025,凈資產收益率為2.55%。

服裝主業遇瓶頸:經營模式難改,對外收購陷虧損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8年全國服裝類商品零售額為9870億元,同比下降4.8%,服裝商品零售額首次出現負增長。服裝行業在2012年前后進入新的調整期,迄今行業一直不太景氣。

據七匹狼實業2018年年報數據顯示,2018年,公司實現營業總收入為 35.17億元,營業利潤4.63億元,歸屬于母公司的凈利潤3.46億元,較上年分別上升14.01%,17.53%,9.38%。而2019上半年財報顯示,期內該集團銷售額達15.55億元,同比增長6.55%,營業利潤1.5億,同比下滑19.8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則同比下滑8.42%至1.23億元。

從2013年至2018年年度財報數據顯示,在2017年和2018年才出現小幅增長,歸屬于母公司的利潤在2014年到2016年一直徘徊在2.7億上下,基本每股收益還是在2013年的0.5為高位,此后一直在0.4以下,而加權平均凈資產收益率也從2013年的頂峰8.58%不斷降低,目前維持在5-6%的水平。

七匹狼實業業務數據 數據來源:七匹狼實業財報

2004年七匹狼上市,此后的8年公司業績逐年上漲,2012年,七匹狼全年營收34.8億元,扣非凈利潤達到5.5億,進入2013年,隨著整體行業遭遇庫存壓力,進入調整期,七匹狼也遇到了轉折點。2012年七匹狼線下終端有4007家,經過兩年的關店,2014年已下降到2821家。

公司在2018年年報中表示,自2012年募集資金到賬以后均為購置店面。在開店上進行輕資產模式,在生產上也如此,年報顯示,七匹狼目前除茄克類、外套類和休閑褲類的部分產品自制生產外,絕大多數產品是采用外部采購模式進行。

在營銷上,更是把優化渠道布局作為重點推進,年報顯示,公司的營銷網絡升級已經從外延擴張轉向內生增長,提升產品力和渠道力,并積極探索新的線上線下互動模式。

年報中提到,服裝行業在經歷行業調整,普遍意識到要從粗放的批發經營轉向精細化零售過渡,對國內服裝企業來說,一種路線是國民化,另一種路線是走中檔輕奢路線,多品牌化。

七匹狼顯然是想走后一條路線。在主品牌外,七匹狼還培育了狼圖騰“Wolf Totem”,收購了潮品牌“16N”等面向年輕人的品牌,2017年還收購了Karl Lagerfeld,希望借此轉型時尚集團。

根據今年4月《光大紡織服裝七匹狼年報電話會議紀要》顯示,2018年主品牌線下收入15.5億左右,同比增長17%,線上收入8億左右、同比增長25%左右,但受制于電商流量增速見頂,2019年增速受限。

而在新收購的品牌中,Karl Lagerfeld在2018年剛整合階段,收入3100萬,虧損4000萬左右,據今年半年報數據,該品牌銷售額為為2797.46萬元,凈利潤為-1557.47萬元,仍處于虧損狀態。潮牌16N定2018年收入4300萬左右、虧損1800萬左右,而狼圖騰系列還在擴大品類和嘗試開店的過程中。

在這份紀要中提到,七匹狼的生產周期需要提前9個月訂貨,提前6個月生產,從公司下訂單到供應商交貨中間的周期大概是100天。

這相比于快時尚品牌,有非常大的差距。例如,快時尚品牌Zara每年可以設計1.8萬個新樣式,平均每2至3周就能夠有新款上架,它可以做到7天生產、14天下柜、30天上柜。

而同為國內的服裝品牌雅戈爾,在2018年上線了智能工廠,大單生產周期從45天縮短到32天,量體定制周期也由原先的15個工作日縮短到5個工作日,特殊情況下單件定制周期甚至可縮短至2天。

相比之下,七匹狼在供應鏈上缺乏競爭力。在線下渠道上,截至2018年,主標七匹狼保持在2000家左右,而其他新品牌KL、16N、狼圖騰都是進百貨或者購物中心店鋪,KL現在有15家左右,16N則有50多家店。

產品周期長,消費端不景氣,終端萎縮等因素都導致了其近年來庫存的高企,2018年存貨9.64億,占資產比例11.23% 2017年,存貨8.61億,占資產比例10.04%,2016年、2015年和2014年存貨分別為,8.99億、8.43億和7.43億,而2012年存貨為5.66億。

靠投資多元化還是專注服裝主業?

2013年前后,很多服裝集團都選擇了“實業+投資”的業務架構,七匹狼在2010年前后開始涉足投資,在2015年之后加碼投資業務。

在投資上打拼的幾年,公開的退出項目只有兩個,其他項目依然還需要經受更多的考驗,其投資收益是否能贏回在主業上賺不到的盈利也尚未可知。服裝行業如何盈利對各個公司都是考驗。

美邦集團(美特斯邦威)披露的2019上半年財報顯示,期內營業收入約為27.99億元,同比下降31.47%。凈利潤同比暴跌359.61%,約虧損1.38億元。

而另一邊,快時尚在中國不斷在關店,今年5月中旬,Forever21宣布退出中國市場,并著手處理線下門店,Gap今年11月表示旗下子品牌Old Navy將從2020年起退出中國市場。

但與之相反的是,運動服裝品牌李寧和安踏卻持續增長,李寧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105.11億元,同比增長18%,經營溢利7.77億,同比增長74.4%;凈利潤7.15億,同比增長39%。安踏2018年集團收益241億元,同比增長44.4%,經營溢利增加42.9%至人民幣57.0億元。

顯然,服裝產業并非不能盈利,只不過是潮流和打法的變化,讓傳統企業賺錢更難而已。以服裝起家卻在投資市場風生水起的雅戈爾,其董事長李如成公開表示,2020年對未來發展的思路就是時尚產業,其他無關業務該停的都停掉,該收的就收掉。

2018年4月,七匹狼周少雄也公開表態,經過三十年的發展,七匹狼在走了很多彎路后,終于認識到只有做回自己的老本行才是最正確的選擇,“其他業務,都交給專業團隊來操作和負責?!?/p>

至于做得如何,冷暖自知。

分享到:更多 ()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