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子又上熱搜了被踢出笑果群,來說說語言類團體的宿命吧

?池子急了!

池子又上熱搜了,這次事兒有點大,不是他自己的負面,而是他讓笑果文化的負面見光了。

1月9日晚上,池子在微博發了這樣一張截圖,圖中他被踢出了笑果文化的微信群,并配文“朋友們,這就是脫口秀,這就是笑果脫口秀”并且還@了笑果文化CEO賀曉曦,稱賀曉曦“怕了他”。

隨后,池子又發了自己和李誕的聊天記錄截圖以及兩人的合照,暗示兩人關系依然很好。 ?很快,網上又曝出池子在公司的聊天記錄截圖,稱公司環境很不好,“自己人搞自己人”,還吐槽公司的一些其他行為。

當晚,笑果文化CEO賀曉曦在微博上發聲明,稱池子提出解約訴求,公司目前正在與其進行法律層面的協商。 ?一時間,吃瓜群眾都傻了,畢竟《吐槽大會》還在播出期間,這個時間曝出這樣的大雷,多少會影響節目的口碑。? ??? ?事實上,早在2019年1月7日,池子在微博上就表示過自己不再參與《吐槽大會》下一季的錄制,第四季《吐槽大會》開播后,池子確實也沒有出現在節目中。第二期節目里,李誕也正式宣布池子不再參與錄制,坐實了池子之前的聲明。沒了池子的《吐槽大會》,這一季口碑也是急轉直下,被觀眾吐槽變了味。

變味兒的脫口秀

創辦于2014年5月的笑果文化是李誕與其他幾個合伙人創辦的公司,李誕屬于公司創始人和股東,而池子和建國、龐博等人是笑果文化旗下的藝人。

天眼查顯示,已經成功完成B輪融資的笑果文化,目前法人為葉烽,他曾是湖南衛視的記者,后擔任《今晚80后脫口秀》的制作人。賀曉曦是股東之一,他曾在湖南電視臺有過7年工作經驗和4年光線傳媒的工作經驗,曾參加《超級男聲》、《金鷹節》等大型節目的主創工作;目前,賀曉曦還是深圳笑果和廈門笑果的法人代表。

創立笑果文化初期,李誕對池子偏愛有加,早期幾乎所有采訪他都帶著池子出鏡,池子的口無遮攔也總會被李誕想辦法化解掉,兩人形成了一種亦兄亦友的默契。但是在公司快速發展過程中,李誕的角色逐漸從脫口秀明星開始向管理、決策者的身份轉型,而池子依然習慣口無遮攔,微博上的一些言論,多少為笑果帶來了一些“麻煩”。當一個脫口秀演出隊轉型為一個現代化的規范企業,池子這樣不好管理的人就顯得不合時宜了,創業時的兄弟情在管理規范面前也越來越脆弱。

此前,池子在采訪中曾經透露,公司基本上管不住他,也就李誕能和他溝通,這樣的相處模式或許早就為笑果和他決裂埋下了隱患。

這次,池子在吐槽中有這樣一句話,“脫口秀內核的東西我們知道是什么,還要被逼裝作不知道,這很可悲。我們曾經摸到過脫口秀,那是好東西,不要被馴化,不要放下,得奔著去?!?/strong>其實這也說出了脫口秀節目目前的困境,越來越多的明星靠《吐槽大會》洗白自己,幽默諷刺為本的節目變成了“感動中國”,這樣的內容還有多少人愿意看呢?

當然,這樣的“墮落”有著主觀、客觀的因素,可能也非笑果文化的初衷,但在當下,池子堅持的東西,越來越不適應現實,逐漸做大的笑果文化更不可能為了某個人的情懷和執著 ? 去觸碰紅線,將公司立于危墻之下,一拍兩散,可能是唯一的選擇了。

從內耗到內傷的團隊

池子與團隊的決裂讓文娛價值官聯想到去年的《奇葩說》團隊,因為傅首爾和董婧在微博上的公開互撕,被公司強行退賽,那次事件給《奇葩說5》帶來不少負面影響。在《奇葩說6》中,就有不少嘉賓揶揄馬東的團隊存在內部斗爭,是個并不團結的團隊。

?除了這兩個,內部互撕最著名的自然是郭德綱的德云社了,從團隊火了開始到現在,這個團隊幾乎就沒有平靜過。早期的李菁、何偉(何云偉),后來的曹金(被師傅郭德綱褫奪云字號)等人離開的都不體面。郭德綱最得意的大徒弟閆云達的退出,同樣帶著怨懟,和德云社決裂后他在微博里發了這樣一段話:“該還的還,終究還是自己的名字寫的順手?!?/strong>

除了退出德云社的“叛徒”,依然堅守的弟子相處得也不是那么和諧,雖然很多時候并無實錘,但這類新聞往往是無風不起浪。在這里,文娛價值官要表揚一下于謙老師。? ? 對于娛樂圈屢見不鮮的決裂,從積極的方面看,一個團隊需要新陳代謝,人才流動是無法遏制的。從消極的方面看,人性是不能試探的,在利益面前,沒有人會因為“情義”犧牲自我利益。娛樂圈那種師徒式的傳承、家長式的管理、哥們式的相處、情感式的綁架,其實都不符合現代企業的管理邏輯,蓋在沙灘上的房子終有一天會坍塌。

結語

一個團隊,一個公司,內耗和內傷帶來的不僅僅是不體面,更是危機的集中暴露。對于 ? 池子的離開,笑果也應該自我反思,畢竟,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分享到:更多 ()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