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首席執行官馬斯克動情“感謝中國政府”,蔚來們日后更難了

2020年1月7日,特斯拉在位于上海的超級工廠向普通車主首次交付國產Model 3,特斯拉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也專程來到交付現場。

在2019年的12月30日,國產特斯拉Model 3就已經完成了首次交付,交付對象是15名員工車主。

之所以選擇在1月7日向普通車主交付國產的特斯拉Model 3,很大一部分原因是2020年1月7日是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建廠1周年。2019年1月7日,該工廠破土動工,僅在一年之后就已經開始實現交付。

馬斯克此行的另外一大任務是宣布特斯拉Model Y也將實現“中國造”,成為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量產的第二款特斯拉車型。

而與特斯拉上海速度相對的,則是蔚來汽車的苦苦掙扎,也是中國電動汽車產業調整的大幕開啟。

特斯拉速度

在媒體實地采訪中,如今,每半個小時就有6輛卡車裝滿可交付的特斯拉Model 3駛出工廠,每輛卡車滿載是6輛Model 3。

根據官方公布的數據統計,特斯拉2019年全年交付的車輛為36.75萬輛,日均銷量超過1000,每個小時的銷量將近42輛。而上海超級工廠則有望幫助特斯拉實現1分鐘銷售一輛車的成就。

上海將之稱為“特斯拉速度”,仿佛改革開放之后“深圳速度”的重現。上海超級工廠高速運轉的機器,成為特斯拉全球市場宏偉計劃的動力源之一。

這也是典型特斯拉風格,是馬斯克風格。交付儀式的前一天,馬斯克坐著他的灣流G650從洛杉磯匆匆趕來,而先于他的飛機起飛的東航777客機,晚于他抵達上海。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馬斯克深諳此道。

上海方面對于特斯拉寄予厚望。不僅僅幫助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實現“當年動工,當年投產,當年交付”的目標。還希望特斯拉能成為上海產業轉型升級的樣本。

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項目集研發、制造和銷售于一體,規劃年生產50萬輛純電動汽車,是特斯拉在美國以外的最大制造工廠,也是上海有史以來最大的外資獨資制造業項目。

在面向員工的交付儀式上,特斯拉透露目前上海超級工廠一期工程目前已經生產了1000輛左右可供銷售的Model 3,當前的產能已經達到每星期3000輛,達到了一期工程年產能15萬輛的規劃上限。

這一成績讓馬斯克大加贊賞,在1月7日的交付儀式開始前,心情大好的馬斯克現場即興表現了一段舞蹈,跳到興起的時候還將自己的外套脫下。

在中國,特斯拉的銷售前景大好。2020年1月3日,特斯拉公布最新政策,中國制造的Model 3的基礎價格下降3.2萬元至32.38萬元。另外,Model 3還可以享受免征購置稅的優惠政策,基礎價格暫時落在29.91萬元。

一位負責汽車企業投資業務的高管曾經在接受鳳凰網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采訪時表示,當特斯拉在上海的超級工廠真正運轉之后,中國高端電動汽車的市場必然是拱手相讓。然而如今看來,不僅僅是30萬以上的高端市場要處于特斯拉的陰影之下,連20萬以上的中高端市場,也無法擺脫特斯拉的影子。

與特斯拉產品價格重合度更高,競爭更直接的的蔚來汽車會受到更大的影響。

蔚來汽車和中國新造車的掙扎

2019年12月28日的深圳,蔚來汽車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李斌現身2019 NIO Day,這是蔚來汽車一年一度的活動,也是其用戶文化運營的成功一面。

當天晚上最令人難忘的節目是由17位蔚來車主組成的藍天合唱團自編自導的一首《電動車主的自我修養》,采用自嘲的口氣“吐槽”蔚來汽車——長安街也趴過窩,股價跌到一塊多,2019年最難的人。

舞臺上舞臺下人來人往,鏡頭也時不時給到坐在第一排的李斌,聽到那些“吐槽”的時候,也是他笑容最燦爛的時候。

當晚,李斌也在臺上發布了蔚來汽車的新款車型——蔚來汽車es8和電動轎跑SUV ec6。

但是蔚來汽車ec6的價格并沒有對外公布,當時李斌解釋的原話是“明年(2020年)特斯拉Model Y會上市,請允許我們保留一點市場空間?!边@兩款車型均定位于電動SUV,將會成為直接競爭對手。

一位業內人士當時告訴鳳凰網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其實蔚來汽車當晚還計劃發布蔚來es6的轎跑版本,可能因為資金問題所以延期了。當晚,李斌確實也提到蔚來汽車的資金緊張。

2019年12月30日,也就是國產特斯拉Model 3首次交付的當晚,蔚來汽車發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財報顯示蔚來汽車在第三季度的虧損同比收窄至3.573億美元。隨后的分析師電話會議中,蔚來汽車還透露在第三季度完成了2億美元的可轉債融資,其中騰訊認購1億美元,李斌個人認購1億美元。

但是同時蔚來汽車也發布持續運營預警,顯示其以持續虧損、負資產模式運營,公司現金余額不足以提供未來12個月繼續運營所需要的營運資本、流動性。蔚來汽車表示,目前正在安排多個融資項目,包括股權或者債務融資。

1月6日,蔚來汽車公布了12月份交付數據??偨Y2019年,蔚來汽車共交付20565輛純電動汽車,比起原計劃全年4-5萬輛的交付目標,甚至剛過最低目標的一半。而面臨資金緊張的蔚來汽車,在2020年面臨的更大困難在于新車型跟不上、產能和交付爬坡困難以及對手的沖擊。

蔚來汽車的困難,是中國新造車勢力,甚至是中國車企的縮影——在起步階段經歷瘋狂補貼和滑坡,技術先進的外資車企得到更多的支持,甚至在資本寒冬的當下,融資也越來越困難。

曾經被資本追逐的中國造車新勢力,包括蔚來汽車、威馬汽車和拜騰汽車在內,在中國內地的融資變得越來越困難。此前,拜騰汽車董事長戴雷在接受鳳凰網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采訪時承認,當前資本市場遇冷,驅使造車新勢力更加關注成本控制。拜騰汽車的C輪融資加入了更多海外的投資方,包括來自韓國和日本的汽車配件廠商。

蔚來汽車亦是如此。此前宣布與亦莊國投達成了100億元融資協議,事后杳無音訊;與浙江湖州的吳興區洽談的50億元融資合作也被緊急叫停,對方給出的理由是評估風險過大。

但與此形成鮮明反差的是,特斯拉不僅僅取代蔚來汽車成為上海高端汽車制造業的樣板,還獲得了多家中國銀行的巨額資金支持。

2019年3月,特斯拉從建行、農行、工商銀行和浦發銀行獲得總計3.25億美元(約合35億元)的貸款,用于超級工廠的建設。這意味著特斯拉在上海的超級工廠在建設初期只用支付利息。

12月23日,特斯拉再次獲得總額112.5億元的貸款。其中90億元時效是5年,另外的22.5億元時效是一年。讓中國車企羨慕的是,特斯拉此次獲得的貸款利率比第一筆貸款更低。

政策加資金,也就是天時加地利,外來戶特斯拉都占了。這也難怪馬斯克在交付現場不惜放下矜持來了一段舞蹈,更在交付儀式結束后,動情的說了:“感謝中國政府,尤其感謝上海市的支持?!?/p>

分享到:更多 ()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视频